心连心网站致力于成为日中交流桥梁,
促进两国青少年共创未来。

JAPAN FOUNDATION 国際交流基金[心連心]

日中年轻人共创未来

本届邀请生来信

【中国高中生随笔】我最喜欢的日语(何必日利)

日付:2024.04.15

【第15期学生随笔 Vol.14】

第15期生 Sさん
(北海道留学中)

我喜欢的日语

人们在提起一句喜欢的外文时往往会想起最具有该语言最显著特征的语句。

像提起好听的法语就会想到“J’aime”,意为“我爱你”。

或者是火遍大江南北的韩剧中无数女主角挂在嘴边的“오빠”(哥哥)。

倘若是日语的话,人们也有可能会选择如「かわいい」「大好き」这些常常出现于各大动漫作品中的词汇,又或者是「国士無双」「井戸端会議」这些流于生活中的语言。

可如我一般特例独行的人偏偏选了一条不寻常的道路:ta既不是熟语也非生活用语,而是如今大部分日本人看到也会陌生的一句汉文:

「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矣。」

阅读方式为「王、何ぞ必ずしも利と曰はん。亦た仁義有るのみ。

一名中国人,在日本,用古代日语的说活方式说古代中文。

乍一听可以把人绕进去的话语却是我目前的真实写照。

以相似的方式重拾对于传统文化的热爱和文化与文化之间的交流。

在国内上学的时候,在我相当喜欢的语文课中,我最讨厌的一部分就是文言文(古代中文)。

于当时的我而言,这种虽然简洁但是过于晦涩的语言为什么还要进行学习,甚至是在考试中意此类文章为中心着重进行考察。

生性叛逆的我对此不屑一顾,与较高分数的现代小说,议论文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我并不怎么好看的文言文成绩。

在来到日本的前一个月,我还特地于哔哩哔哩上临阵磨枪了一点古日语,试图在日本的课堂上能够顺利上课。

结果出乎我意料的是,在第一节古文课上,难倒我的不是「源氏物語」「万葉集」这样的日语经典,而是一个我刚刚在中国教科书上学习完成的《鸿门宴》。

訓点、書き下ろし文、不同的语序,熟悉又陌生的汉字。

在不断的摸索中,我逐渐发现用一门新的语言学习自己母语的乐趣:不同的发音,不同的记忆方式,还有在不同文化背景下诞生出的不同理解方式。

例如,在汉文翻译中,臣子对于君主的话必须采用敬语。

如《糟蹋之妻》中,光武帝对橙子宋公说:‘谚言,“贵易交,富易妻。”人情乎。’

这句话翻译成现代日语则是「諺の中には、『高い身分になったら交友関係を変え、富を得たら妻を変える』というものがある。(これは)人として当然の考えではないか。」。

不难发现的是,光武帝全程使用的都是简体。

与之相对,大臣宋公的回答‘臣闻,“贫家之交不可忘,糟蹋之妻不下堂。”’若是翻译成现代日语则是「(それに対して)宋公がいうことには、『私は『貧しく身分が低ったときの交友関係は忘れたはならない。貧しい生活を共にしてきた妻を家から追い出したりしない』と聞いています。』」中,臣子的回答却是尊敬体。

而这一点对于中国学生而言往往是忽略的。

在无数的小细节中,中日两国相似却又不尽相同的文化于我抹月秕风。

数千年的影响与碰撞的结果在我面前徐徐展开,我更对此入迷。在文化与文化的交流中,我虽渺小,却也是一位亲历者。

如此说来,哪怕大言不惭,想必也可说是为中日文化交流作出了一份自己的贡献吧。

 

本届邀请生来信・・・在此将发布心连心:邀请中国高中生长期访日事业邀请生相关信息以及来自邀请生们的随笔等。

  • 国際交流基金 JAPAN FOUNDATION
  • 通过《艾琳》学日语
  • 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北京日本文化中心
  • 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北京日本文化中心[微博]Weibo